最准一波中特免费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問道知源》:尋找文化自信的力量

來源:光明日報 | 楊華  2019年04月17日07:44

徐兆壽既是作家又是學者,近年來關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與脈,遍訪名勝古跡,游歷西部大地,把作家的縱橫捭闔和學者的專注靜思熔于一爐,寫就了《問道知源》。仔細翻閱這一新作,我們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一股久違了的文化氣息,像電影中的蒙太奇一樣撲面而來,夾雜著追根究底、酣暢淋漓的反思傳統,直抵閱讀者的靈魂深處,濃烈而恢弘。劉勰在《文心雕龍》的“情采”篇里曾說:“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曰形文,五色是也;二曰聲文,五音是也;三曰情文,五性是也。”特別強調古今為文的語言、聲韻和性情標準。《問道知源》以故鄉的名義確立主體的精神維度,以青春的姿態譜寫古老中國的世紀之音,以行走的體驗引導讀者返身走進傳統的現場,篇章之間少見華麗的辭藻,缺少婉轉優美的韻律,而是以問題連接段落,把感情編織到一次又一次的發現之中,氣勢磅礴。如此氣象,從文化層面考察中國發展,是五四以來便在不同歷史時期熠熠生輝的精神遺產,在20世紀80年代的“文化熱”中出現過,在20世紀90年代的人文精神大討論中也出現過,它是螺旋式閃耀著的理性光芒。而今,它將在新時代發出文化自信的思想光芒。

用散文的眼光去審視,《問道知源》是貼近時代的。在曲阜,孔子的故鄉,作者感受到的是“蒼茫之靜”和“蒼茫之遠”,與世俗的“虛熱和實冷”形成極大反差,在熟稔《論語》、揣摩《易經》的過程中,作者化身為最懂孔子的那一位,叩開了儒家的精神之門。由此,作者極度反感那些“坐在書齋里的閑人們批判那些偉大的實踐者”。在臨洮,老子的飛升之地,作者看到的是“青春女子的眉毛一樣油亮的彩陶”,聽到的是玄妙的民間傳說,作者筆下的老子既是一位慈祥的長者又是“中國第一個私人寫作者”,他的“心是火熱的,善的,他不希望我們活在煩惱的中心”,由此,作者觸及了道家的根底。敦煌是詩人海子筆下“交換食鹽與糧食的地方”,在作者筆下是“青春中國的門口”,那里有中國文化藝術最偉大的創造,那里有中國文化藝術最傷痛的記憶,許多人到過敦煌以后,或膜拜,或惋惜,但作者卻另辟蹊徑:“失盜的敦煌也以其殘破之美成為人類的敦煌。”在天水,作者流連忘返于大地灣、卦臺山、伏羲廟、麥積山,被道家的智慧所傾倒,被“佛的微笑”所震撼,有過許多深刻的追問。以故鄉涼州為起點,作者把好奇之心安放在更為廣袤的西域,詩意的弱水綿綿不斷,新疆昭蘇的一匹棗紅馬像極了“失散多年的兄弟”,而“浩大的戈壁仿佛萬年前被屠城的王城一樣”,滿含悲壯和凄涼,令人在瞬間便能親身體悟歷史的厚重。毫無疑問,作家筆下涌動的是一顆悲憫之心,順便還有一些來自學者的忿忿不平。作者足跡所到之處,本該是中國文化史上不可或缺的地方,但是,除了曲阜、白馬寺等少數幾處外,其他大多數地方的文化價值早已湮沒在歷史的風沙之中,被遺忘,被忽略。從這個意義上講,《問道知源》的深情描摹,便有了文化大散文的味道,有筋骨,有道德,也有溫度。

文學作品之所以永恒,并不是由于它把唯一的意義加諸各種不同的人身上,而是因為它給唯一的人提供了不同的意義。從某種程度上講,作為學者的徐兆壽自始至終在挑戰已有的知識權威,向讀者提供“不同的意義”。面對廣袤而落后的中國西部地區,作者想重新擦亮大西北,因為只有“西北這樣遼闊而蒼茫的地理才能產生偉大的精神”;面對強勢的西方文化,作者認為它需要向中國文化學習。此外,孔子可以是一位文學青年,新石器時代可以命名為彩陶時代,保護敦煌藝術不僅是一種責任信仰、更是一種因緣際會的信仰,等等。這些文字和觀點都是作者經年思考的結果,也是作者重述中國文化和歷史的首次嘗試,許多方面有待商榷,但我們相信這是基于文化自信而發出的聲音。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為什么中華民族能夠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生生不息、薪火相傳、頑強發展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中華民族有一脈相承的精神追求、精神特質、精神脈絡。《問道知源》一書表達的正是這個主題。洋洋灑灑二十萬言,書中不僅涉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源遠流長,而且涉及它的多元一體、豐富意蘊,還涉及它的抱中守正、應時而變。《問道知源》里跳動著思想的火花,充滿文化自信的力量,在弘揚中國精神的同時,一定會在文化建設中發揮應有的作用。

(作者:楊華,系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副院長)

最准一波中特免费 胜负彩走势图带坐标 华东15选5五区基本分布图 北京时时怎样买才能稳赚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网站 22选5基本走势图 新时时玩法规则 七星走势图 网上怎么买福利彩票 欧洲彩票快乐赛车 体育彩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