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准一波中特免费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葉公超寫梁遇春

來源:文匯報 | 陳子善  2019年04月18日07:23

2月22日 陰。說到葉公超寫梁遇春,熟悉上個世紀中國散文史的,一定馬上會想到他為梁遇春遺著《淚與笑》(1934年6月開明書店初版)所作的《跋》。這篇有名的《跋》早已收入海峽兩岸出版的葉公超文集,并不是本文所要介紹的。

被譽為“中國的愛利亞”(即C.蘭姆,以《伊利亞隨筆集》享譽英國文壇)的梁遇春,只活了短短二十六個年頭。他逝世后,1932年10月上海《新月》第4卷第3期發表了他的兩篇遺作,即署名“秋心”的評論《Giles Lytton Strachey(1880—1932)》和 書評《亞 密厄爾的飛來茵》,在前一篇文末有一則署名“編者”的附記,照錄如下:

著者梁遇春先生(筆名秋心)不幸已于六月二十五日在北平病故。在他得病前的兩星期,他很慷慨地給了我們四篇文章。本期先登他的兩篇批評(另一文見“海外出版界”),其余兩篇小品文以后當分期發表。梁君遺著已出版者有小品散文《春醪集》以及《英美詩歌選》、《小品文選》、《紅花》、《草堂隨筆》、《厄斯忒哀史》、《草 原 上》、《蕩婦自傳》等譯品共二十四種,未出版者有小品文集《淚和笑》及《隨錄》十余篇,現已由其知友廢名君負責編輯,不久將由新月書店出版。這篇論文在近年來的介紹作品中可算是難得的筆墨。自斯特剌奇死后,英國的《泰晤士文學副刊》,美國的《星期六文學周報》以及法國的法文《新評論報》均先后有專論發表,但是讀了這篇文章后,我們覺得梁君了解與鑒賞似乎都在它們的作者之上。梁君不但能從斯特剌奇的幾部傳記中找出斯特剌奇的面目來,還能用如斯特剌奇那樣邃密的眼光和巧妙的筆路來反映他自己對于一個偉大作家的印象。梁君的相識和朋友讀了他這篇遺稿不知作何感想?

葉公超自1932年9月第4卷第2期起接替羅隆基擔任《新月》“編輯者”,第4卷第3期正是葉公超主編的,這則署名“編者”的附記的作者當然非葉公超莫屬。

這則附記雖然短小,內容卻較豐富,對梁遇春的去世和著譯都有簡要交代。梁遇春是《新月》“海外出版界”專欄主要作者,長期與葉公超搭檔,所以他在葉公超主編《新月》伊始,一下子慷慨地提供了四篇作品,這也是他生前寄出的最后的文稿。除了該期已發表的兩篇,還有散文《又是一年春草綠》和《春雨》,均署“秋心遺稿”,后分別刊于1932年11月、12月《新月》第4卷第4期和第5期。附記只有一點不確,即《淚與笑》后來不是由新月書店而是由開明書店出版的。

尤應注意的是,附記中一半篇幅是討論梁遇春的絕筆,即這篇對英國傳記作家斯特拉奇(1880—1932,梁和葉都譯為斯特剌奇)的紀念長文。斯特拉奇是西方“新傳記”流派三杰之一,代表作是《維多利亞女王傳》,后來有卞之琳的中譯本。梁遇春在斯特拉奇逝世后所寫此文對其生平和文學成就一一評點,確實寫得蕩氣回腸,引人入勝,難怪葉公超在附記中推崇備至,認為水平已超過了英、美、法各國當時對斯特拉奇的評論。后來在《〈淚與笑〉跋》中,葉公超還特別提及,并建議把此文譯成英文,“給那邊Strachey的朋友看看”,原來斯特拉奇在中國也有知音。遺憾的是,這項有意義的工作至今無人去做。

最准一波中特免费 篮球投注量 体彩大乐透胆拖玩法表 欢乐斗地主二人官方版 彩票刷量赚返水 娱乐会所网站 21点游戏官方下载 彩票软件手机版 特区彩票网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河北十一选5图表走势